以那段温暖的日子为题 20篇以上

时间:2019-12-04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点击:
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 展开全部四年级时,高师傅成了我的“接送员”.每天放学后,我只要给高师傅拨一下电话,两三分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展开全部四年级时,高师傅成了我的“接送员”.每天放学后,我只要给高师傅拨一下电话,两三分钟后,他骑着电动三轮车的身影就会出现在校门口,然后操一口浓重的江西口音问一句:“今天准时放学了?”我一边点头,一边上车.伴着三轮车的马达声,几分钟后,高师傅就把我送回了小区院子,在我下车时,他总不忘提

  一个大雨天,闪电和雷声大作,由于学评戏的缘故,放学有些晚了,我也忘了给高师傅发短信.大雨中急匆匆飞奔出校门,我一眼就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——微微驼着背,一件湿透的衬衣紧紧贴在身上,双手紧握雨衣,正伸长脖子望着校门口.我冲到他面前,他看到我后,立刻飞快地给我披上雨衣:“孩子,下学晚了吧?快穿上雨衣,小心着凉!”之后就骑着车带我扎进那雨帘之中……到家后,我却连声谢谢也没来得及说.

  高师傅就是这样关心我、爱护我.这一年的时间里,我贴在他的后背上,感受到了一份特殊的温暖,喜欢上了那浓浓汗味里踏实的感觉.可是,高师傅要离开北京回老家了.离开那天,他一步一回头,不时冲我微笑着挥挥手.在拐弯处,我分明看见他抬起右手擦拭眼泪的动作,那一幕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.

  站在窗前,看着川流不息的汽车穿梭在马路上,偶尔经过的三轮车总让我眼前一亮,因为曾经有一辆三轮车装满了爱,载我走过一段温暖的日子.

  当上眼皮轻拍下眼皮,上睫毛轻抚下睫毛,那顷刻黑暗与骤然光明的瞬间,何等温暖,像是生命的火焰被重新点燃,希望之光照亮胸膛。

  看岁月交替,生命轮回,年复一年中,春天,是那段温暖的日子。在人间,墓地,天堂与棺材的来来回回中,童年,是那段温暖的日子。瞧花朵的兴衰荣枯,含苞总是那样迷人,望春风吹又生的野草,萌芽之时又是别样刚劲。

  那充满希望的厚重的春啊,那天真无邪,快乐懵懂的童年啊,那含苞的鲜花,萌芽的绿草……为何要在这样一个万物如死灰的酷热的夏去歌颂与怀念那些呢,而此刻正流淌着汗水,秋风还未吹过胸膛。

  脚步何须匆匆?顺着风的方向,沿着小溪,踩着河畔,安于此刻,顺其自然。正如写作一般,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崩,崩到最后也不过是篇垃圾,真正的灵感流淌与笔尖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,这和腹泻是一个道理,也和学习差不多,一天天的学,一年年的学,学到最后又是什么呢?不过是虚脱了而已。

  等过了二零一三年的夏季,请带着自己十四岁的身躯,到教学楼前看看开的正旺的桂花树敞开手心,迎接夹杂着桂花瓣的秋雨的轻抚,体会盛入骨髓的凉凉秋意,领悟充斥心扉的无边温暖。

  我们怀念着童年那段无邪的日子,体会着如今这炙热的青春时光,期待这四年后的凉爽的秋天。只需要快乐守衡的心陪我们走完这段旅程,无需什么辉煌成就去光宗耀祖,也就无需什么高远志向,我们做一天和尚敲一天钟。即使如此,谁又敢说我们这辈子便注定是敲钟人?或许敲着敲着……。就算是敲出了学历,然后呢?……继续敲钟。

  已经上初一了,不知不觉中,我又长大了一岁,但我却离那段温暖的日子——小学生活越来越远了。

  回忆小学生活,那是多么的快乐。我们刚上学校时,大家都很陌生,老师陌生,同学陌生。我们都很害怕,上课不敢发言,下课不敢交流。想想那是真是好笑。

  上三年级了,大家都互相熟悉了,开始了幼稚的作风:一个个“拉帮结派”,桌子上多了一道道“三八线”,男生女生之间互相争吵,互相辩论,互相攀比。三年级真是多姿多彩的一年。

  转眼间四年级又到了,我们虽然男女生之间还有争论,但都在老师的帮助下散尽了:“三八线”不见了;“帮派”虽在,但一个个都是在互相谈论学习;男女生相互比成绩高低,一个个都不旦落后。让四年级的班级风气顿时变的每个人上课大声发言,专心听课,让我们班成为让老师放心的班级。我们每个人脸上充满了笑容,对学习也有了希望。四年级真是充满喜悦的一年。

  时光如流水一般流逝,转眼四年级过去了,迎来了独一无二的五年级生活。五年级即将要面对紧张的小学生升级考,所以大家都在忙着准备面对,准备以后好好努力考出好成绩。在这一年里我们对学习也有了不同的理解,对学习也充满了动力。每个人心里都在想着:考好成绩,为父母争光。这一年过的非常快,非常快。五年级真是过去最快的一年。

  在我们想着想着时,紧张刺激的小考来了。我也在考试中度过了紧张刺激,但又难忘的一天。这段温暖的日子——-小学生活,虽然过去了,但是我不会只想着过去的,我仍会用最好的面貌去面对新的每一天。

  回眸凝望,那深深浅浅的足印里,每一个都溢满母爱的温度。那比我的生命多一度的温暖,摇曳着动人的风情,将我的世界装点得绚烂多姿,花团锦簇……——题记童年时,成长是一支清亮的笛,母爱是笛声中最美的音符。一天傍晚,我瞄上了家里的一盆金鱼。“这么好看的小鱼,如果给它们洗个澡会更美呢……”一边想着,一边把小手伸向了那条最好看的红色金鱼。这时,妈妈从门外走进来,微笑着问我:“你在干什么呀,宝贝?”“妈妈,我看你给小狗洗澡真干净,我想给小鱼洗洗澡……”妈妈的笑容更深了,她轻轻地揽我入怀:“孩子,小狗身上的毛脏了要定时洗澡,可是小鱼呢,它们在水中游来游去本来就干干净净的,怎么用洗澡呢?

  如果像小狗那样洗澡,会让它们死掉的……”顿了顿,妈妈接着说,“孩子,什么事都要认真用脑子想好再做,我相信我的宝贝一定是最聪明的,是吗?”把头靠近妈妈温暖的怀里,我用力点着头……儿时的足印里,有母爱那袅袅的笛音在缓缓流淌,悠扬,婉转,动人……少年时,成长是一首明净的田园诗,母爱是这首诗中最动人的篇章。一次考完试,看着语文卷子上的“99”分,我兴高采烈地拿给妈妈看。当看到那个鲜红的错叉时,妈妈的脸一下严肃了起来。“孩子,‘悠然见南山’的‘悠’字你真的不会写吗?还是不认真马马虎虎写错了?”当听到我说是马虎的原因时,母亲沉重地说,“孩子,学习上来不得半点马虎,妈妈不是要求你每次必须考第一,但如果因为马虎而无故失分,这是多么让人遗憾呀……”抬头看看母亲,从她严厉的目光里,我读懂了一个母亲对孩子的期盼与深情。“放心吧妈妈,我以后一定会认真的……”

  迎向妈妈的目光,我坚定地说。此时,妈妈脸上才绽放出我熟悉的笑容……少年的足印里,是妈妈的严厉目光中折射出的对孩子最真挚的爱,不染微尘,空灵脱俗,如深谷中淡淡飘溢的幽兰,优雅,明净,怡人……而今,长大成人的我,仿佛四月晚春的熏风,风中悠悠飘散着的,是母爱那醉人的芬芳。成功时母亲那鼓励的双眸,失意时母亲那关切的叮咛,风起时母亲轻轻递过的一件大衣,天热时母亲送上的那一杯凉茶……这段温暖的日子,因了母爱的陪伴,我沿途的风景如此美丽,风光无限……

  “起床!起床!”老妈又用她那雷鸣般的嗓子叫我起床,每每这时我都会想起周星驰电影中包租婆收租的泼辣镜头,老妈叫我起床的功力也丝毫不逊色于她。我惺惺松松地翻了个身,眼皮微微一动,一线阳光“嗖”地钻进了我的眼中,我这才知道,天亮了,而且大亮了。我就这样被活生生的叫起来了。

  可能还是盛夏的缘故,这会儿还是想睡。悲哀的是,即使在这漫长的假期里,老妈也不任意放纵我睡懒觉,可能是怕我养成坏习惯吧。

  其实,不然。我起床都会看到餐桌上摆满早饭:豆浆、米粥、油条、面包……各种各样应有尽有,我总是小吃几口,就跑出去和伙伴疯玩,我跟几个“大孩子”(多半是些堂哥、堂姐)刨土窝,到李叔叔的果园里去“偷”杏,把邻居张大伯家的长毛狗变成“小秃哥”……各种囧事、坏事做尽。伴着暮色,我满身泥土,领子上插着根草,唱着歌,一蹦一跳的就回了家,哪知我被打了“小报告”,老妈知道了我的坏事,她领着我一个劲的给人家道歉,我怯懦的看着张大伯说了声对不起。回家后她并没有责骂我,只是说了声“我累了”,回到房间倒头就睡了,我当时在暗自窃喜,没有“踩到地雷”。

  六月的雨,连绵的泪,斩也斩不断,任凭怎么擦也拭不去,太阳胆小地躲了起来,风儿怎么吹也吹不动这寂静的一切,静的要消逝。我闷在家中,倚在窗棂上,凝望着雨,因为年幼的我还欣赏不了着忧郁的雨。

  打开妈妈的房门,法系那他的腿疼又犯了,痛的拧在床上,抱着腿,我赶紧过去给她揉揉,霎时间,妈妈不在所向无敌,像窗台上的那盆菊花,经历了风雨的蹉跎,分外可人怜。

  踏在那暗黄色的征途上,阳光洒满一地,我知道,考试快来了,这紧张的时刻让我感到天热了、人热了、心中的热血沸腾了。

  那火一样的季节似乎在替高中选拔人才,能克服的录取,其余的淘汰,艳阳满天,连风都好像刚从火炉里出来,吹在人们脸上,留下一道道看似灼伤的红印。

  不过和同学们在一起,便不再觉得天热了,我们一起并肩作战,其乐无穷,不去抱怨那蚊虫漫天嗡嗡乱舞,也不去抱怨那书本哗然铺天盖地,更不去抱怨那热气袭人汗水直流,只觉得中考考好了,这一切都是浮云。

  六月的“温暖”是享受的而不是浪费的,今天的回忆是珍惜的而不是忘记的,那即将逝去的岁月年华,和同伴们一起享受,和同伴们一起面对,和同伴们一起珍惜,这是我成长的记忆中留下的最美好的温暖,也是我在那温暖的坚持中真正的领悟。

  曾经总是抱怨自己的问号,而现在,我毫不犹豫的将它替换成省略号,也许青春对我来说,就是心里那一份温暖吧,就是一种坚持吧,与艰难、艰苦无关,我带着那一份温暖走到中考的考场,那一天,我所经受的温暖和青春全部填写在考卷上,我希望这一份努力能给我成长的回馈。

  以前的面容可能随现在的记忆悄悄的逝去,不过我相信,逝去了可能才不会那么怀旧,才是一种成长,失去了才不会那么高兴,才真正懂得珍惜。

  阳光和空气,堵在眼前像一面玻璃,好安静,好安静的自言自语,好寂寞好寂寞的自娱自乐,海鸥啼鸣,漂流瓶迷茫的随波游荡,鲸在期待星空,轮船拉响鸣笛,一片片的梦,一片片的呓语,像几个世纪的宝藏封存在这片多变的,善感多愁的蓝色琥珀里,静静的,静静的,唤醒那段日子里的温暖……

  阳光总是不经意的碰巧温暖进心房。 随记忆展开一幅幅画卷,像被尘埃卷起的叶脉,隐藏着心中最深处的柔软,跌进了那段住在小镇,那段陪伴外婆,那段不可忘却,那段渗透温暖的日子。

  很小的一个镇,有平缓的坡,阳光挑逗着,路边跳动的树影和树影下安静的店铺里舒缓的人群,水墨画样的屋顶墙壁,桃源样闲适的人家,还有摇篮里甜美的孩子,在潮湿狭窄的石子路上,还有雨滴从瓦砖上滴落,碰巧滴在老黄猫的脑袋上,耸耸鼻,摇摇尾巴,这便是那溢满温暖的外婆家。

  晨曦洒下,大地舒醒,外面的鸟啼开始奏响,树叶摩擦沙沙的摩挲,晨风镶嵌着花的芬芳与泥土的清新,悄悄从纱窗一点一点地挤进屋来,拨开柔柔的窗帘,勾着耳发,吹着耳际,睁开朦胧睡眼,揉去睡意,在床上伸个大大的懒腰,起身穿着睡裙,阳光正好爬上床角,独占一隅,下了阁楼,外婆的厨房很安静,只有少水的扑扑声,弥漫着奶香,桌上是外婆作的曲奇饼,泛着淡淡的金色,阳光洒进,空气中有着纤维慢慢浮动,瓷器在吸取营养,溢满了温暖的光辉。

  午后,时光变得平和,流逝的毫无感觉。阳光在木桌上画着不动的符号,合上书,羊皮纸色的书页,树叶的影子映在上面,蝴蝶在身边扑飞,不经意的构成为美的画面,绕过郁金香花丛,轻声走进屋里,外婆躺在躺椅上,祥和的脸上,平和的面容,带着慈祥的笑意,外婆的睫毛有点泛着金色,摇椅来回摇着,很慢,很慢,很轻,很轻,仿佛带着世纪的秘密,拉着时光的影子,外婆安详的睡着,膝上搭着我送的毛毯,旧旧的,她却一直热衷着。阳光在她脚边,静静地躺着,八音盒里放着慢谣,溢满了温暖的气息。

  夕阳也快落下,一天的平和就要落下帷幕,时光总是那般美好。山,绿装卸下,被夕阳打扮的艳丽,镶嵌了好多好多的幸福。夜幕就这样,悄悄来临,外婆织着毛衣,老花眼镜静静的在她鼻梁上伫立,我也蜷在沙发上,整个人凹陷着,猫咪趴在身边,懒懒散散,闭着眼,是不是在思考今天的探险,抚着它的脑袋,看它的胡须一翘一翘的,橘色的灯光,照亮着客厅,像是幸福的保护罩,窗外很黑,黑得看不见一切,窗内,微弱的光却是满满的温暖,满满的安全感,溢满了温暖的味道。

  每日的重复,重复的温暖,温暖的回忆,回忆的过去,过去的美好。日子不长,过得甚慢,城市再暗,现实再苍白,心中都有温暖的光,陪我成长,陪我面对一切不如意的事情。阳光和空气,鲸鱼和星空,梦境和呓语,阳光总是不经意的唤醒那段温暖的日子……

  “加油!宝贝!我们一起努力!”“不要灰心!”“再来一遍!”那些鼓励的话语仍在耳畔响起,可是曾经的温馨已不再,只有半夜惊醒时忙碌的背影,早起时匆匆出门的身影,越来越少的话语,“父亲”这个概念对我而言越来越模糊,只有背影还残留在脑海中。

  曾经的曾经,多么久远的时候,我还是个懵懂无知的孩子,“嗒嗒”叫唤着父亲,稚嫩的童音在现在的我看来,太过幼稚,连吐字都不清晰,可是在父亲眼里,那是多么令他感动的声音,每每我“嗒嗒”叫唤,父亲总是欣喜地将我抱起,笑着说道:“乖、乖。”那时我还太小,小到只会叫“嗒嗒”的地步,可是我却明确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是我的父亲——最爱我的人。

  一个在我口渴时,给我端茶递水的父亲;一个在我生病时,关心照顾我的父亲;一个在我遇到麻烦时,第一个鼓励我的父亲,他不必多么富有,不必多么聪慧,不必多么能干,至少他是一个爱我的父亲。

  可是那是曾经的曾经,很久以前的事了,这不是现在,那些温暖的日子已成为回忆,被我所怀念,从掌上的明珠到如今可有可无的存在,我变得愈加失落,我渴望父亲抛下手上的工作,让我重温从前的感动,一起去怀念那段甜蜜的时光。

  那些零星的记忆慢慢拼凑出我美好的童年,星星点文:关于温暖的作文)点的回忆涌现在脑海中,往事的一幕幕纷纷浮现在眼前,我静静地回想那些温暖的日子,泪水浸湿了眼眶,当美好的一切被时间冲刷掉,我希望有你在我身边,陪我一起回忆那些点滴岁月。

  已经记不清那是怎样的一个黄昏,我们牵着手站在河岸,观望夕阳的余晖,观望我们的青春。只是,现实的一切将我们深深挫伤,再深深打败。慢慢的,我们不再那么亲密无间。

  当日子成为旧照片,我们成了背对背行走的路人,沿着不同的方向,固执的一步一步远离。我知道的,终有一天,我们会垂垂老去。剩下的,只有回忆,还有那些温暖的日子里,清浅一抹的微笑……其实心里有着想念也是好的,有那么个人可以让你去想也是幸福的。因为你的手心不是空洞的,你的心也不是空着的。

  还记得大学里的日子,你陪我走过的那条熟悉的路,花香在记忆里缠绕不休,连着你的笑声在梦里延绵。习惯了絮絮叨叨地写着我心里的你,充满着哀伤也夹杂着温暖的那些过去的日子。

  再回到了故乡十六年后,东边大爷家的烟囱又升起了袅袅炊烟,熟悉的风景未变,可人非故人了……

  三年后,再回到这个小村庄时,我不是当年那个幼稚纯朴的村娃了,我在沉思,悠心、一串白白的槐花映入眼帘,勾起昔日的记忆……

  记得六年前,我尚是幼童,自小被父母丢在家里的我,渐渐适应了农村的节奏,跟随爷爷奶奶早起晚归,熟悉了青草的香味,……我在这里生长着,生长着……

  东边的藕塘,有我小小的足迹,丰收的田野里,存有我快乐的喊声,笑声;农家的小院里,有我活泼的身影,这里藏着有我爱的东西,那片黄黄的土地,那火红的辣椒,那沉甸甸的谷物,还有那片白白的槐花……

  农村里,小孩没什么零食。心中唯一的希冀是春末夏初那满树的槐花,白白的,如一个个小船,驶在每一个村娃的心里……

  槐花盛开的时候可就热闹了,东家吵,西家应,大人们兜着筐,拿着镰刀,孩子们在旁欢呼雀跃。当大人们爬上粗壮的槐树时,我们在一旁屏息凝神。“嚓—嚓嚓,”一大片槐花随树枝一起落下,我们早已等候多时,摘下枝上的槐花,拼命往口袋里装,筐里装,这不仅装的是槐花,更是童真……

  父亲接我离开时,正好是槐花又开时节,我坐在小车里,窗外是白花花的槐花,似雪般,同村人都来送行,我是第一个从村中走向城市的孩子。父老乡亲挥着手,我哽咽着挥别。

  车子渐渐驶远,模糊的,只看见一簇簇白色的槐花下,乡亲们越来越小,最后只剩下一个白色的小点……

  而今,我又回来了,熟悉的槐花依旧洁白,树下的我已习惯了城市里的车水马龙,浮嚣的风气使我不再单纯……